多媒体文汇报     PDF图文仿真版        

 首页    |   要闻    |    综合新闻    |    科教卫新闻    |    文化新闻    |    体育新闻    |    国际新闻    |    环球视窗    |    财经新闻    |    国内视窗

首页 >> 科技文摘
一项全球计划应对未来致命病毒
日期:2017-09-02 作者:小珍 来源:文汇报

  • 疫苗开发领域将得到4.6亿美元的投资,以避免类似埃博拉病毒爆发后无药可治的困境。

      当埃博拉病毒2016年下半年在非洲西部爆发的时候,科学家其实已经掌握完全有效的疫苗了。

      追溯记录我们可以发现,该疫苗(rVSV-ZEBOV) 早在2003年就已经研发出来了。2005年时,首次被用在猴子身上。但之后,该疫苗就被“雪藏”了,原因是开发疫苗所需要的成本太大。

      rVSV疫苗后来通过安全测试,是在2014年的10月,次年3月投入几内亚临床进行成果检验,6月得到了令人欣慰的结果。于是,医疗工作者对接触过埃博拉患者的人接种了该疫苗。惠康基金会的主任杰拉米·法勒说:“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在流行病爆发时对疫苗进行检测,可以说这一年涵盖了5-7年的工作量。”

      可惜这个过程还是不够快。因为等到疫苗能够进入现场测试时,埃博拉已经不那么肆虐了。埃博拉病毒结束后,死亡人数达到了11000人。

      如今,大家不必担心这个问题,因为一个新的国际联合组织———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 (CEPI) 成立了。CEPI是一个全球疫苗研发基金会,致力于在安全时期准备对抗流行病的疫苗。惠康基金会、比尔和梅琳达·盖茨基金会,还有德国、日本和挪威的政府投资了共4.6亿美元,这笔资金用于研发未来可能出现的流行病的疫苗、尽可能地做大量的测试、储备大量的准疫苗。一旦疾病爆发,这些准疫苗就能立刻进行现场测试和投入生产。

      未来潜在的、大规模爆发的流行性疾病有很多,而且会越来越多。去年年底,爱丁堡大学的马克·沃尔豪斯制定了一张清单,上面罗列了未来极有可能爆发的37种“优先”病毒。清单上有大众熟悉的埃博拉、狂犬病等,也有不是很清楚的马秋波病毒、奥罗普什病毒和猴痘病毒。法勒说:“CEPI不可能同时对37种病毒进行研究,所以在未来的5年内,会集中研究3种流行病:中东呼吸系统综合征、拉萨热和尼帕病毒。”

      中东呼吸系统综合征自2012年以来就一直在中东潜伏在骆驼身上。三分之一的受感人群死亡,虽然目前不存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,但不能保证该情况不变。尼帕病毒潜伏在果蝇的身上,是1999年马来西亚最主要的流行病,如今在孟加拉国和印度仍会定期爆发。拉萨热是通过老鼠传播的,而且专门出现在近期埃博拉爆发的非洲西部地区,每年成千上万的人会感染。

      在CEPI的资助下,专家可以在老鼠和猴子身上测试这3种疾病的疫苗,确保其安全性并投入一期临床;还能提前模拟当疾病爆发后所需要进行的大规模测试,这些测试包括物流运输、伦理批准以及法律协议。

      协议是非常关键的:在疾病爆发期间,官僚制度占用的是时间和生命。CEPI通过得到疫苗研发、生产和分配的允许,确保疫苗接受者在最短的时间内接种疫苗。一旦流行病爆发,医疗工作者就会及时得到一个安全的、可能有效的准产品,并把它投入到先前计划好的地方。

      CEPI还会和美国制药公司默克一起推动rVSV疫苗通过批准,以备下一次疾病的爆发。CEPI也会继续资助埃博拉疫苗的研发,因为埃博拉病毒有上百种菌株,而rVSV疫苗只能对抗其中的一种。

      对于CEPI,法勒还有一个更大的志向。他说:“我希望在未来的10-20年之内,沃尔豪斯清单上的每一种疾病都有一个对应的疫苗。因为通过埃博拉的案例我们发现,总有一个疫苗是可研发的。”

      比尔和梅琳达·盖茨基金会的全球卫生部门主席特雷弗·蒙代尔认为,这个想法是可行的。他相信,CEPI通过研发中东呼吸系统综合征、拉萨热和尼帕病毒的疫苗,可以找到快速研发任何疾病疫苗的门路。

      一种叫RNA疫苗的新型疫苗可以帮助这个愿望实现。RNA疫苗的妙处在于,一旦你给病人注入了RNA指令,它就像一堵保护墙一样,可根据不同的情况,处理不同的疾病。一般来说,几周之内就能形成新的疫苗。

      RNA疫苗会继续研发,蒙代尔希望在CEPI的帮助下,这个过程能加快。他表示:“如果RNA疫苗可行的话,我们就能跳过冗长昂贵的手工疫苗,进入按需自制疫苗的新时代。”      (小珍 编译)



    上海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    沪ICP备13038980号